东西方教育的差异在哪里,如果把东西方教育传统结合起来会是怎样?

原标题:东西方教育的差异在哪里,如果把东西方教育传统结合起来会是怎样?

本文根据探月学院未来的分校校长 George Zoeckler 在 9月 27 - 29 日的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中美教育峰会(PCES)的演讲内容删减成文。George 借此机会与全球教育者分享了东西方传统中的教育价值观、探索在结合东西方教育的道路上如何进行教育创新,并分享了探月学院在应对这一问题的方法论。

宾大的各位师生、各位教育家、同学们、以及在座对国际教育交流感兴趣的各位来宾,大家好!我是 George Zoeckler,很高兴站在这里代表探月学院分享我们关于中西方教育的一些思考和实践。

如今,东西方的教育机构都在经历一个快速变革的时期,教育者正在积极探索创新型教育模式,以应对未来的挑战。与探月学院的同事们、北京教育界具有前瞻性的教育者们讨论了很久,我们都一致认为东西方教育的目标是一致的,致力于培养学生沟通、合作、批判式思维和创造力等可迁移性技能,让他们成为终身学习者,在面对各种问题时能积极应对、采取行动,提供具有创新性的解决方案。

鉴于各个不同的国家都希望自己的学生具备这些技能,我们决不能忽视孕育东西方教育的不同的文化和传统:东方传统注重个人在社会中所起的作用,学习者应该将所学知识用于改善社会,创造一个「理想世界」;西方传统更关注学习者个人对知识和智慧的追求,期待他们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为公众福利做贡献。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中美教育峰会(PCES)

总而言之,东方教育强调学习要有用,要能建设一个更好的世界;西方教育强调通过思考来探索真理。那么, 如果把东西方教育体系结合起来,会怎么样?把当下的创新型教育和东西方传统教育结合,又会产生什么积极影响?而作为一所创新学校,探月学院在探索结合东西方教育的道路上,又是如何实践的?

接下来,我将从三个部分来讨论这个话题:第一部分会以东西方教育视角给出关键术语和思路的定义;第二部分会审视两种传统之间的交集和分歧所在,探寻潜在的积极影响;第三部分则会谈到探月学院在这方面做出的探索。

01

东西方教育的差异在哪里?

首先,我们所说的东方和西方到底指的是什么?

说到东方,我们讨论的是中国传统和文化,还有中国现代化的表现。西方则指的是根植于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文明传统,古代近东、经典的继承自希腊罗马的传统。这些教育传统深植于各自生根发芽的历史和文化土壤之中。东方教育传统拥有连绵不断的数千年文明历史,具有独一无二的地位;西方教育传统也已经跨越了语言和国界的限制,影响到了许多民族和国家。

无论怎样,当我们把东西方传统教育的根本联系在一起时,会启发我们理解两种传统在文化上的关键差异,并反思自己教育体系的现状。

东方:一切都以个人对社会的贡献为始为终,教育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集体的利益。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恳求中国领导人和受过教育的人士要认识到中国社会赖以建立的结构 —— 农村地区的儒家渊源。他指出,如果中国无法真正理解自己的出身和组织结构,就不能向前发展。此外,他明确表示,「西式的各种创新从来都不适合我们,我们要把它们中国化。」

这一点同样适用于东方教育。

中国教育根植于文化道德规范之中。所有教育的目的不仅是服务社会,通常还要通过文字作品的寓言和道德教学来教给学生道理,这些文字有上千年的历史,主要有关于儒家社会秩序、孝顺、服从社会结构中的上级等等。学生要领会其中的智慧,通过学习这些道德故事来为社会做贡献。

不过,最近一百多年来中国教育的道德根基受到了极大挑战,但仍然没有完全打破这种传统。

首先是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给中国社会带来了反传统和支持西方观点的潮流,这些新观点对中国教育的内容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导致了一些变革;但是真正颠覆了传统儒家道德规范是计划生育政策。一家只有一个孩子,使得家庭的重心都放在了这个唯一的继承人身上,它打破了传统儒家的辈分等级和孝顺观念。这位继承人的教育和社会地位也成为了家庭每一个成员的头等大事,每一个成员都会为了这个目标而做出牺牲和妥协。

《新青年》杂志是作为新文化运动的重要标志

而肇始于 80 年代的改革开放运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各个家庭为了提升社会地位而展开的教育、经济竞争愈加激烈。对于财富和经济利益的竞赛吞噬了个人(以及他的家庭),也吞噬了国家的经济发展。教育沦为了获取经济利益的手段。

现在,人们开始寻求回归美德。习主席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呼吁民众「通过教育培养美德」。这与中国文化思想和价值观的重要性不谋而合,也就是要通过教育来回归推动德育。

西方:不作为一种手段而存在,教育本身即是存在的目的,使得人们能充分发挥生命的活力。

西方的文明是《伟大的对话》式的、带着探索精神的文明,是过去与现在之间包罗万象的对话,重点在于理性、文字、逻辑。我们通常会把西方世界与他们所输出的、其他各国渴望获得的科技联系在一起,但是科技只西方传统的副产品,这种辩证式探询法才是最为重要的,这样的传统能追溯至希腊时期和古代近东地区。

西方的传统教育也叫做博雅教育,传统的博雅教育是通过通识教育达到其目的,通过这些学科进行智力、道德上的磨炼。学习通识教育的学生能学习阅读、写作、讲话、倾听、理解和思考等种种不同的能力。

西方的研究有其悠久历史,研究会被分成多个课题,看重对基本问题的研究、对各个课题间差异和联系的了解、以及对思想的理解,中世纪以及现代的高等学府都从古代延续下了这种探询的精神。同时,西方对历史、文学、科学、数学、语言的研究带领我们通往西方哲学的最高理想:对真理的探求和智慧的收获。

人类由此完全实现了自我,通过发现世界的真理掌控自我,并为提升大我的卓越而贡献自己的所学,这也正是博雅教育的最终目标之一。

02

如果可以把东西方教育传统结合起来,那会是怎样?

我们已知东西方教育传统的基础存在很多差异,那么将两者结合起来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呢?

这里有一张蓝天白云的图片。我和教授「东方思想」的老师谈到为什么西方人会问「为什么天是蓝的?」但是在东方,从来不会有人问这个问题,他们的问题则会是看到一张蓝天白云的图片,西方人会问「为什么天是蓝的?」,东方人的问题则是「我们怎样才能利用蓝天?」或「我该怎样使用这种蓝?」的问题。

图片来源:unsplash

对于这一问题更进一步的探询就是:如果将东西方教育结合起来,会产生什么积极影响?为什么要结合这两种教育传统?这种结合是否可行?我们能够结合哪些方面?

我想在这里分享我个人的一个故事。

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是来开办一家教育合资企业。当时我自认为很了解教育行业,也很了解商业,还比较了解中国古代哲学和写作。但这种骄傲直接被现实打脸了,我愚蠢地以为翻译不过是字词间的转换,但其实东西方对思想和技能的运用方式、愿景的设计从根本上就是不同的。

这中间的过程过于冗长曲折了,我就不赘述了。但这给我一个信息:感受中国文化、和中国的教育者们肩并肩工作来实现全球共同的目标使我变成了一个更为完整的人。于是,我继续学习、并将学到的东西进行内化,在这一过程中,我确实发现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我们都有大量的、各种各样的能够解决问题的工具,但我们对这些问题背后的那些更深层次的精神、理念,却只有很匮乏的理解。「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我们都有大量的各种各样的能够解决问题的工具,但是我们对这些问题背后的更深层次的精神的理解都还很匮乏」

从自我目标来看,东西方教育都鼓励学习者进行自我认识、在通往自由的旅途中掌控自己;同时东西方教育也鼓励个人追求自身的卓越性。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美好的共同愿望。而这也是东西方教育共同的教育目标,它们都致力于让学习者变成最好的自己。

同样,今天东西方教育所面临的挑战也是一致的。今天的教育除了标准化的要求之外,不强调追求个人的卓越,而是以有争议的衡量方法来衡量个人价值,例如绩点、SAT 成绩或其他标准化测试的成绩。而在当下的创新教育探索里,能够再一次让教育关注个人的特点也是东西方教育者共同的诉求。

但在最终教育所实现的愿景上,以及过程中所获取的知识上,东方教育则显示出了不同的一面。

诚如之前所说,东方教育旨在建立「理想世界」,以及应该做到的事。西方教育则肇始于对于事物本身的研究,要求学生能进行探询并系统性地构筑起知识的框架。这两种典范之间的矛盾可以概括为著名的「是什么-应该是什么」问题(The Is-Ought Problem),由苏格兰启蒙运动哲学家大卫·休谟提出。

西方教育典范通常从左边开始,对于事物的本质建立假设,然后进行实验验证、测试假设、证明知识的正确性。东方教育典范的关注点则在右边:什么是应该做的事,也就是「理想世界」的建立。

那么是否存在一方优于另一方?每一种典范都有哪些优点?

中国最具活力的地方在于,在这里只要你敢想,任何事情都有可能,都可以进行尝试。这不是说,中国是拥实现梦想最好或者唯一的地方,但是在这里,你拥有发挥巨大创造力的空间和自由,过去四十年以来的改革开放就能证明这一点。不过,如果这些创造力和可能性不是扎根于现实事物本质的基础上,那么再有创造力和可能性也无济于事。

我自己就目睹过许多尝试失败的例子。如果一个世界仅仅存在应该做的事,那么这个世界就会充满混乱和欺骗,但也会生发具有无穷生产力的果实。

与之相比,西方教育典范的出发点是清晰定义问题、列出假设和已知概念、建立探询线索、进行测试以系统化更新我们的知识储备。这种方式对于建立事物本质概念十分有用,也会激发对于事物本质的对话和讨论,但是人们会常常会忽略对话和讨论,只关注事物结果。

东西方教育各存在优劣势。如果把分析传统和充满可能性的「应该」世界结合在一起,就会产生巨大的机遇。拥有心之所往的「理想世界」建立的愿景和决心,才是人之为人的原因,而对于事物本质、世界运转的方式、人类的处境的真实理解,才能使「理想世界」扎根于事实和可行性的土壤。

探月学院未来的分校校长 George Zoeckler

东西方教育传统存在一个巨大的重叠部分:关注发展个人性格和卓越性。通过两种截然不同的方法来指导教育所学,学习者都可以提升对于当地、国家、国际社会的「大我卓越」。

接下来,通过介绍探月学院将东西方教育结合到一起的方法,我们会讨论基于核心素养的教育。

03

探月荣誉课程:东西方哲学实现个人卓越和大我卓越

作为一所由中国人创建的中国学校,探月学院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呢?

在最初教学设计中,探月学院便将教学法置于一旁,更加重视明确为什么学习、要学习什么,以及为了未来我们可以做什么。鉴于学校建设的中国视角,它必须回答的问题是,我们能够给每个学习者提供的最好的教育是什么?

赫伯特·乔治·威尔斯曾说过「文明是教育与灾难之间的比赛。」基于这个,我们设计了探月学院的培养目标 ——「内心丰盈的个体、积极行动的公民」。

探月学院创始人 Jason 心目中的 「内心丰盈的个体,积极行动的公民」——中间是一个幸福丰盈的人,周遭是 ta 发出暖暖光芒影响的其他人。

比起东西方教育一刀切的方式,我们更关心的是「学校怎样才能够使每个个体得以成长,并充分实现其潜能」。一个有抱负的个体能够在探月探索自己的兴趣所在、开发新的能力,并加强自己独特擅长的技能,而在之后,他们也需要承担起作为社区成员和国家公民的责任。因此每个探月学员都能具备国际视野、对人类文明的实际挑战有深刻的理解并积极面对,并且认识到个人的每个想法和行为都会对世界产生影响。

为了能够让学习者朝着探月的培养目标迈进,我们设置了四门荣誉课程,它们是每个学习者在探月的必修课,「东方思想」和「西方哲学」课程是其中最高水平的课程。

这些课程由「东西方人文系」支持。在「东方思想」课程中,学生被教授如何关联古老的智慧,与自己产生联系,并且为了自己做这件事。而「西方哲学」课程则是教育学生寻求真理,并通过追求人文科学和西方哲学思考来努力实现「个人卓越」和「大我卓越」。

在这些课上,每一位学习者会阅读与传统相关的文本,如东方的孔子和西方的柏拉图的《理想国》,并持续性地反馈。他们需要提出一种主张,并为该主张举证。这是探月根本素质中批判性思维能力下的一个技能链。

例如西方哲学课程上,老师要求学生就是否赞成苏格拉底的死亡进行论述。人们指责苏格拉底对上帝不虔诚且使年轻人堕落。学生要论述自己是赞成或反对这一指责性言论,然后按照要求进行分组,并于去年第一学期中期进行了公开审判。在那次辩论中,苏格拉底得以幸免,那么今年呢?学生要提出主张并举证支持,而这正是批判性思维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于探月学院来说,我们依然还是第一个非常新的学校,这才是我们学校正式运营的第二年,我们还会继续观察,看看我们的学生是否会利用自己所学习到的东西来对世界的成就发挥作用。

我们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 我们需要进行课程的整合,让探月学院荣誉课程涉及到的技能、知识能够与探月学院的整体课程体系相联系。从而让我们能从横纵两个角度定义清楚「荣誉课程」。

· 我们还需要更多关于核心素养模型、评估标准、基于精通的测评(strong mastery based assessment)等方面的工作需要开展。

参考资料:

Hutchins Robert M.,《西方的传统》。

探月学院,《素养模型与评估标准》。

探月学院,《东方思维课程大纲与教学计划》。

探月学院,《西方哲学课程大纲与教学计划》。

《个人面谈》,对探月学院教师、管理者、中外学生的二十多场面谈的合集。面谈语言为英语,所有的中文表述均进行了翻译及解释以作为这些面谈的组成部分。

Boris Leonidovich Pasternak ,《与费孝通的谈话》,P.659。

费孝通,《乡土中国》,韩格理与王政译本,1992。

(关注“爱彩乐|爱彩乐平台教育”获取更多教育信息,微信ID:sohujiaoyu。)返回爱彩乐|爱彩乐平台,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爱彩乐|爱彩乐平台号系信息发布平台,爱彩乐|爱彩乐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爱彩乐|爱彩乐平台热点
今日推荐